这件镇馆之宝或成粤博首件“数字藏品”

  这件镇馆之宝或成粤博首件“数字藏品”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广东省博物馆的“十大镇馆之宝”中,得票最多的,是一件出土于信宜的、西周时期的铜盉

  这件镇馆之宝或成粤博首件“数字藏品”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广东省博物馆的“十大镇馆之宝”中,得票最多的,是一件出土于信宜的、西周时期的铜盉。它现在就在省博“酒歌——中国酒文化展”中,迎接着观众。

  粤港澳大湾区(广东)文创联盟秘书长、广东省博物馆开发经营部副主任王小迎告诉记者,这件西周铜盉,很有可能成为省博推出的第一件“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唯一标识的特定数字化作品、艺术品和商品。区块链技术能赋予每个数字作品唯一的标识编码,数字化文创作品便相当于具有“身份证”了。去年以来,国内各大博物馆开始瞄准这一领域发力,先期推出的几款数字文创产品也受到大众的热捧,几乎都是“秒光”。

  作为一种全新的文创形态,“数字藏品”前景如何?在未来,它的“唯一”属性和可转让设定,会否令它们具备交易价值?有没有被“炒作”的风险?它们又将对大众接触文物和博物馆,起到怎样的作用?

  多家博物馆数字藏品均选择了“镇馆之宝”

  省博的这件铜盉,1974年10月于信宜县松香厂基建工地施工时挖出。通高26.2厘米,口径14.2厘米。它是广东省首次发现的西周青铜盉,也是广东出土的古代最精美的青铜器之一。王小迎告诉记者,省博第一批推出的数字藏品可能不只一件。目前馆方正在同相关方面洽谈当中,其他几件尚没有确定。总体来说,能上数字藏品的,既要能体现馆藏的特色和水平,也要考虑到大众的口味和接受程度。

  目前国内已经有多家博物馆推出了各自的数字藏品。2021年10月29日12时,湖北省博物馆镇馆之宝“越王勾践剑”的数字藏品正式对外发行,共10000份,上线后引来60万人在线抢购,短短3秒即告售罄。据发布方介绍,买下这件数字文物的消费者,可在小程序里查看文物,还能翻转、放大,从各角度看清文物细节,并拥有收藏证明。

  2021年11月18日中午12时,金沙遗址博物馆的“数字文创产品”首发四个限量款,以“古蜀金沙”为题材,围绕镇馆之宝“太阳神鸟”“大金面具”等文物展开联想创作,分别为“浮面”“白藏之衣”“虎虎生威”“福泽满天”,每件10000份或20000份,每份9.9元。

  2021年12月16日上午10时,河南博物院“聚焦2021——国潮出圈的N种可能”文创发展研讨会期间发布的院方首个3D版数字文创“妇好鸮尊”,10000份也是上线即售罄。

  此外,中国国家博物馆以四羊青铜方尊、西汉错金银云纹青铜犀尊、“妇好”青铜鸮尊、彩绘雁鱼青铜釭灯4件国宝级文物为主题开发的数字藏品,以及敦煌美术研究所、湖南省博物馆等单位发行的数字藏品等,都遭遇了“秒杀”的火爆。

  而黄山在2022年新年前推出的首款数字文创纪念门票,也将数字文创品推进到了文物之外的领域。

  所以,我们对广东省博即将推出的数字文创品充满期待。

  体验“收藏国宝”的新方式

  2021年被一些研究者认为是数字藏品的元年。蚂蚁、腾讯相继推出数字藏品发行平台鲸探和幻核。其中蚂蚁鲸探于去年10月21日推出“宝藏计划”,截至2021年底已经为17家文博机构提供了数字藏品服务。

  数字藏品的突然火爆,是偶然,也是必然。它是伴随“博物馆热”和“文创热”兴起的一种新产品模式,元宇宙概念的提出更是为其加了一把火。实际上从借助短视频、直播等平台推广馆藏,树立博物馆“人设”起,可以说博物馆已经在向数字化传播大步前行。而博物馆多年不断进行的藏品数字化工程,也为今天的数字文创开发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业内人士指出,国内的博物馆虽然拥有庞大的馆藏,但限于展示空间和文物保管要求等因素,绝大多数文物是不能经常性地与普通公众见面的。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资源闲置。

  另一方面,今天的博物馆转变为“知识中枢”的倾向越来越明显。作为最大规模、最权威的文物收藏群落,博物馆也需要有更多的方式、路径实现馆藏资源的“变现”。

  随着文创的快速发展,大量优质的博物馆IP找到了可能快速传播的渠道。数字文创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不可分拆、不可复制、不可篡改,目前数字藏品品类包括但不限于数字图片、音乐、视频、3D模型、电子票证、数字纪念品等各种形式,可以说非常丰富,为文创品提供了一种新的开发思路。通过一件数字化确权的、可以在手机端方便地欣赏的数字藏品,能够体验“收藏国宝”的快乐,的确可以吸引很多文物爱好者。

  业界观察

  开创了新的文化消费,但能否“变现”“增值”还不明确

  很多人关心的是,自己不辞辛苦“抢”到了一份数字藏品,未来会不会“增值”,有没有可能“变现”?对于这个问题,其实现在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目前市面上的相关产品均强调引导关注数字藏品的文化与收藏价值,避免偏离收藏本质的投机行为。

  2021年10月31日,《数字文创行业自律公约》(《公约》)在京发布,牵头发布方为国家版权交易中心联盟,中国美术学院、湖南省博物馆等参与制定。这是国内首个面向数字文创领域的行业公约。《公约》提出,要为数字文创作品确权及流转提供创新解决方案,让创作者的作品能更好触达市场,促进原创文化行业繁荣发展。充分运用区块链技术保护链上数字文创作品版权,保护创作者合理权益。

  中央财经大学《区块链技术激活数字文化遗产》报告认为数字文创开创了一种新型可确权、可追溯的文化消费,在多方合作的框架下,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与传播可以变得更加高效。

  但我们也应看到,目前数字文创品行业尚处早期阶段。未来数字文创的健康发展,还需要更多的探索和努力。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