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法院运用司法机制妥善快速处理涉疫情纠纷

沈阳3月9日电 (记者 韩宏 王景巍)今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4次提到辽宁法院的亮点工作和典型案例,其中在持续服务“六稳”“六保”工作方面,报告提到“辽宁法

  沈阳3月9日电 (记者 韩宏 王景巍)今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4次提到辽宁法院的亮点工作和典型案例,其中在持续服务“六稳”“六保”工作方面,报告提到“辽宁法院以海事强制令帮助数百家进口冷链企业解决清关难题,降低疫情对进出口贸易的影响。”

  据介绍,2021初,大连市发生境外输入型疫情。大连某食品公司通过韩国某海运公司海运进口的冷冻海产品,滞留港口数月,海运公司要求食品公司缴纳滞箱费,否则拒绝交货。食品公司为防止冷冻海产品变质造成损失,向大连海事法院申请海事强制令,请求强制海运公司立即交付货物。

  为保护各方当事人合法权益,大连海事法院迅速开展调查和调解工作,在排除当事人串通提货风险,食品公司提供合理担保后,裁定准许海事强制令申请。海运公司迅速执行海事强制令,食品公司顺利提货。大连地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大量冷链进口货物无法按时交付,涉及数百家国内收货人和十几家中外航运公司。

  大连海事法院共受理近30件类似强制令案件。接到强制令申请后,大连海事法院立即依据辽宁高院出台的《关于对涉企案件实行生产经营影响评估的办法(试行)》开展评估。按照《评估办法》,在立案阶段引导企业以诉前多元化解方式解决矛盾纠纷,对调解不成的案件及时立案并速裁快审。法院通过诉前调解化解了6起纠纷。

  据介绍,海事强制令系列案件的处理,具有很强的示范性。通过准确适用相关法律,为疫情背景下处理类似案件提供审判经验。通常情况下,航运公司(承运人)享有按照合同约定收取滞箱费的权利。但因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导致滞箱费有可能调减时,航运公司要求收货人付清约定的滞箱费后再提货,属于不当履约,应予调整。

  海事强制令的签发,合法搁置了当事人双方的滞箱费争议,打破僵局,加速了大量滞留港口集装箱货物的流转,将船货双方的损失降到了最低。同时,促使航运公司接受收货人以提供担保的方式提货,避免大量海事强制令案件及诉讼案件的产生,促进了国际海上货物运输、国际贸易和生产加工等一系列合同的履行。(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