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民主 生动的实践

身边的民主 生动的实践(全过程人民民主·在现场)开栏的话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深化对民主政治发展规律的认识,提出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重大理念。我国

  身边的民主 生动的实践(全过程人民民主·在现场)

  开栏的话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深化对民主政治发展规律的认识,提出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重大理念。我国全过程人民民主不仅有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有完整的参与实践。我们要继续推进全过程人民民主建设,把人民当家作主具体地、现实地体现到党治国理政的政策措施上来,具体地、现实地体现到党和国家机关各个方面各个层级工作上来,具体地、现实地体现到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工作上来。

  在人大代表选举投票站投下庄严神圣的一票,参加形式多样的基层民主协商,走进基层立法联系点参与法律草案的起草、调研等环节,讨论制定村规民约、居民公约……本报今起推出“全过程人民民主·在现场”栏目,聚焦身边的民主实践,展现不断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生动场景。

  人大代表实地调研——

  深入访民情 共同谋发展

  本报记者 徐锦庚 李 蕊

  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下洼镇

  听闻沾化俗语有二:一是“先有冬枣树,后有沾化县”,二是“房前屋后,三棵枣树”。

  沾化这片土地,土壤碱性高,连最好活的白蜡树也长不好,但种出来的冬枣,却是赭红光亮,甘甜多汁,还入选了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下洼镇组织市、区、镇三级人大代表深入调研,为冬枣产业发展出谋划策。

  1月25日上午,3名群众代表来到下洼镇,滨州市人大代表、沾化冬枣研究所所长于洪长热情招呼,沏好茶水送上前,拿出纸笔,开门见山:“大伙儿有啥建议,尽管提,我都一一记下来。”

  “俺就提一个合作社的事。”群众代表于宗文没推让,“合作社是好事,统一管理,提高冬枣品质。但合作社还是数量少、规模小,一个村1000多个人,只有两三个合作社,有些老百姓还没加进去。”

  “合作社里效益咋样?”于洪长问。

  “我家2亩地大棚,去年赚了3万多块嘞!”于宗文说,“但还是得动员更多乡亲入社。打个比方,就说病虫害,不统一打药时间,单靠一家一户是非常难防治的。俺这地块刚治好,隔壁那块地还没治,虫子又飞俺这地里来了。”

  “我在调研中也发现这个问题。有的乡亲没入社,技术跟不上,种的果子品质有差距。长远来看,可能影响咱沾化冬枣的牌子。”于洪长稍作停顿,“得让合作社快速成长起来!大伙儿放心,我会尽快形成建议带上去。”于洪长埋头记下,讨论继续。

  “依俺看,品牌保护很有必要。”村民代表于曰杰说话干脆利落,“前几天,村里乡亲反映,有人找上门,问能不能从别的地方进大枣,贴上咱们的标签。老乡当时就拒绝了。”

  “确实有这么回事。咱是9月中旬摘下枣子,陆续上市。有的地方9月上旬就摘了,存在冷库里,等咱冬枣卖没了,就拿出来卖,说是‘沾化冬枣’。可那枣又绿又不甜,砸咱们牌子。”于宗文也皱起眉头。

  “这个问题,先前有群众向咱镇里的人大代表反映过了。代表已把建议逐级上报到市人大,市人大正准备下来调研呢。”于洪长转向另一名村民代表于希国,“希国,你也讲两句呗!”

  “光宣传大棚好,可老百姓都用上了大棚,技术咋办?”于希国说,“就拿最近来说,天冷了,气温咋调控?啥时候通风、放膜?于所长,你是行家,经验丰富,能不能给俺们指导指导?”

  “对!俺们村也有同样问题。”于曰杰、于宗文二人频频点头。

  “行,大伙儿别急,我明天也献献丑,去给乡亲们讲讲咋种枣!”于洪长话音刚落,屋里响起一阵笑声。

  楼宇治理议事会——

  这样抠细节 解决乘梯难

  本报记者 季觉苏

  上海市长宁区金虹桥国际中心楼宇治理议事会

  “下楼真难!10点半到11点是我们公司的商务洽谈时间,但每次都要等电梯20分钟以上,客户在旁边都很尴尬。”某跨国公司代表开门见山。

  “上楼也难!这个时间段,程序员刚来上班,眼看着要过打卡时间,就是挤不进电梯,着急啊!”某成长型电商公司代表紧跟其后。

  “维护也难!电梯接入了物联网,虽然安全性能提高了,但人一多就关不上门,反复几次容易停机。”楼宇物业负责人吴鸣先两手一摊。

  提起乘电梯难题,由入驻企业代表、物业公司代表和街道工作人员组成的议事会成员们,有说不完的困扰。

  经过讨论,问题搞清楚了。这家成长型电商公司,员工数量在楼宇中占比超过60%。由于电商业务的节奏特殊,上、下班时间较其他企业普遍延后2小时。将近11点,上班打卡,数千人涌入大楼。虽然有24台电梯,但层层停,还是形成了拥堵。

  “从9点一直到11点,能否安排员工分时段打卡上班?”楼宇党委书记吴冬宇提议。

  “不行不行,一些程序员要加班。9点就来上班,不现实!”电商公司代表直摆手,“而且年轻人习惯踩点到,我们也不是没劝过,但还是在11点之前20分钟人流‘瞬时爆仓’,没办法的。”

  议事陷入僵局。有人提议,盘活存量电梯。有了新思路,议事会再次活跃起来。

  终于,其他公司让一步,同意工作日10点半到11点间,让出部分电梯给电商公司用。

  电商公司退一步,加派人手在1楼大堂协助维持排队秩序,还把打卡机从楼上公司搬到了1楼大堂。

  物业公司进一步,“如果有重要访客要接待,大家可以预约,我们留出专用电梯。”吴鸣先说。

  不断议事,不断优化。现在,因争用电梯产生的投诉减少了。电商公司员工一进大楼就打卡,等电梯时气定神闲,拥挤导致电梯停机的现象也少了。

  “每个季度,楼宇治理议事会都在抠细节。议事越细,楼宇这个垂直社区越和睦,楼宇经济就更有活力。”吴冬宇说。

  协商会上解需求——

  难题不难提 好事好商量

  本报记者 杨文明

  云南省大理市下关街道福星社区

  下关街道正在这里召开书记院坝(楼宇)协商会。

  王奇龙等群众代表提出,福星社区地处城乡接合部,长期拥堵,道路两侧应该禁止停车和摆摊。大家纷纷点头。

  眼见禁止摆摊要“达成共识”,参会的外来务工人员杨加状抢过话筒:“治理拥堵我双手赞成。可疫情防控以来,我们打工受到影响,才选择摆摊。一律禁止,生计怎么办?”

  有车户见状,赶紧插话:“主干道禁停,车往哪里停?”

  眼瞅着争论陷入僵局,福星社区党总支书记王云鹰说:“社区里房挨着房,要是不治堵,哪天发生火灾,消防车进不来,咱后悔都来不及。但也不能只堵不疏,能否修个停车场?划几个固定摊位?”

  见几位群众代表没反对,王云鹰继续说:“幸福家园东门对面、子祥山庄大门南侧都有闲置多年的空地,各个自然村账上也都有钱,我的建议是村内主干道禁停、各自然村自筹资金建设停车场,不仅能治堵,村集体还能增加点收入。道路两侧禁停,路能宽出不少,建议在福星菜场外划出100多个免费摊位,打造‘社区夜市’;但不能太早出摊,容易堵;也不能干到太晚,影响周围群众休息。”

  参会的村支书纷纷表态:“散会就征求村民意见。”

  下关街道党工委书记杨彬说:“关键还是落实。今天城管局的同志也在,摊位的地点和规范,请大家一同商定,及时公开。”

  接下来,大家商量确定了责任部门、责任人和办理时限,协商会顺利进入下一项议程。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