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家园 精心呵护

  美丽家园 精心呵护(谱写新篇章)  深处青藏高原腹地,孕育了长江、黄河、澜沧江的青海三江源,作为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和高原生物种质资源库,对全国乃至全球都意

  美丽家园 精心呵护(谱写新篇章)

  深处青藏高原腹地,孕育了长江、黄河、澜沧江的青海三江源,作为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和高原生物种质资源库,对全国乃至全球都意义重大。2015年1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2021年10月12日,习近平主席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领导人峰会上宣布,中国正式设立三江源、大熊猫、东北虎豹、海南热带雨林、武夷山等第一批国家公园。近6年探索,见证了一个全新生态治理体系的诞生。

  先行先试闯新局

  才仁闹布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两张地图:一张,已显陈旧,上面各类保护地像拼在一起的七巧板,看得人眼花缭乱;另一张,化零为整,都归属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管委会治多管理处的管辖范围。

  过去6年,参与了三江源国家公园从体制试点到正式设立的全过程,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管委会治多管理处党委专职副书记才仁闹布将最大的变化总结为:“以前是‘九龙治水’,现在实现了‘一块牌子管到底’。”

  2015年1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这是我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没有现成模式、没有成熟经验,在超过12万平方公里的试点范围内,青海先行先试,大胆闯出新路子:

  省上成立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其下组建长江源、黄河源、澜沧江源三个园区管委会,对源头所在的治多县、曲麻莱县、玛多县、杂多县等4县进行大部门制改革,将国土、林业、环保、水利等县级主管部门一体纳入管委会,整合下设为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同时县森林公安、国土执法、环境执法、草原监理、渔政执法等执法机构,也纳入管委会整合下设为资源环境执法局一家。

  几年来,试点交出如下成绩单:在不新增行政事业编制前提下,从原单位连人带编划转到三江源国家公园新设管理机构,县级部门精简了25%;对三江源国家公园内原有6类15个保护地进行优化整合,实现一体化管理保护;大部门制改革后,监管能力有效提升,三江源国家公园综合执法机关累计查处各类行政案件394起、刑事案件4起,违法行为查处率达100%。

  2019年6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我国自然保护地未来将按生态价值和保护强度高低依次分为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自然公园3类。国家公园建立后,在相同区域一律不再保留或设立其他自然保护地类型。

  “这意味着,作为我国自然保护地最高级别的国家公园,将贯彻‘一块牌子管到底’的理念。”在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王湘国看来,这一理念的核心,就是“促使治理效率愈趋最大化、治理能力愈趋集约化”。

  治理成效,写在大江大河上:据统计,2016年到2020年,三江源地区输送水量年均增加近百亿立方米。

  一把尺子量到底

  话题引人入胜、风光美丽如画、视频精彩独家,三江源国家公园官方微博开通近5年来,发布超4000条微博,吸引大量粉丝,国家公园不在远方,而在指尖。

  2017年,三江源国家公园官方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全面上线,凸显着三江源主动走近公众的积极意愿。

  探路国家公园,犹如“白纸作画”,需要高起点、高标准、高水平建设,依托这一全新体制,大力推进生态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试点以来,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编制了《三江源国家公园总体规划》以及科研科普、生态管护公益岗位、特许经营、社会捐赠、志愿者管理、访客管理、国际合作交流、环境教育等一整套管理办法,形成了在广袤江源大地上能够“一把尺子量到底”的“1+N”制度体系。

  记者走进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生态大数据中心,只见巨幅环形电子屏上,借助国产高分辨卫星的“天眼”,三江源国家公园近在眼前。“植被、水体等生态信息的分辨率能达到16米,人类活动信息更是能精确到2米,辅以自动捕捉技术,让破坏生态的不法行为无处遁形。”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生态监测信息中心相关负责人说。

  去年10月,三江源国家公园正式宣告设立。如何在生态优先前提下切实保障好民生?新课题摆上案头。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配合青海省林业和草原局、省财政厅等部门制定《青海省陆生野生动物造成人身财产损失保险赔偿试点方案》,推进野生动物致害责任保险理赔机制试点工作。玉树藏族自治州政府数据显示,2021年安排财政资金236.6万元,为全州37.8万名农牧民群众购买野生动物致害责任保险服务。

  以“谁受益、谁补偿”为原则建立黄河流域横向补偿机制试点、在阶段性项目外探索常态化的生态奖补长效机制……正式设立后的三江源国家公园,在致力于生态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路上,每一步都是新的开拓。

  人与江源和谐共生

  放下牧鞭、领上工资,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牧民尔杰仁增,如今成为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生态管护队伍的一员。如今,三江源国家公园内已有17211名生态管护员持证上岗,从昔日的草原利用者转变为生态守护者和红利共享者。

  走进有着“中国雪豹之乡”美誉的澜沧江大峡谷,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年都村村民云塔这两年当起了“服务员”。三江源国家公园在这里探索开展了雪豹观察特许经营项目,22户牧民家庭被选拔确定为“生态体验接待家庭”。经过培训,云塔一边为生态访客提供食宿服务,一边当起了司机和向导,带生态访客进入峡谷深处进行科研、摄影、生态体验、自然观察。特许经营带来的收益,45%归接待家庭,45%归乡村用于公共事务,10%用于野生动物保护基金。

  位于治多县城的吉尕小学,生态教室里,10余名学生正在做手工:有用废旧光盘做成的自行车模型,有用废旧纸盒做成的小卡车……伴随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课堂进校园”活动,吉尕小学的700多名在校生,除了日常的文化课学习外,还对生态教育有了更多了解。

  精彩故事还在国家公园持续上演,而更深刻的变革也在发生。就在去年,三江源国家公园范围和功能分区完成了近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优化调整,实现了黄河、长江源头完整纳入国家公园,重要野生动物栖息地全部划入核心保护区。此次调整后,三江源国家公园面积扩大为19.07万平方公里,较试点面积增加了近六成。

  本报记者 姜 峰 王 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