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味混搭、悬疑互动:鉴宝IP的多元进击

潮味混搭 悬疑互动鉴宝IP的多元进击电影《古董局中局》12月3日全国上映,马伯庸原著中关于鉴宝、收藏、造假、设局等静态的描写,在电影中以文戏武拍的形式呈现。对

  潮味混搭 悬疑互动

  鉴宝IP的多元进击

  电影《古董局中局》12月3日全国上映,马伯庸原著中关于鉴宝、收藏、造假、设局等静态的描写,在电影中以文戏武拍的形式呈现。对于改编马伯庸《古董局中局》的原著4部小说,从2018年开始就有影视化作品出现,有冒险悬疑,有解谜和反转,有互动剧,还有和RAP混搭的青春探险角度,鉴宝IP的影视化拓展可谓各有看点。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宋说

  文戏武拍反转不断

  电影《古董局中局》改编自马伯庸原著小说的第一部,小说体量很大,关于主角许愿的爸爸许和平和爷爷许一城的背景描述很详细,电影对于这些背景人物采取了“删减”,将视角聚焦在许愿身上,主要看点在于设置了非常多的反转和圈套。

  电影的剧情能引人入胜,巧妙之处在于谜题的环环相扣。剧情以一尊价值连城的国宝——武则天明堂玉佛头为开篇,引出古玩界的一起陈年悬案。从开篇许愿摸佛头判质地,由假佛头引出老朝奉这一重要势力,到寻真佛头,发现许和平留下的线索:墙中真假古董的排列是一串摩斯密码,还有后面的铜镜线索、多宝阁密语、机关暗道……局中局,骗中骗,困难重重的关卡设置极具可看性,并以关卡解谜的形式引出两位重要人物,付贵(葛优 饰)和郑虎之子郑国渠(阿如那 饰),虽然电影对原著的改编较大,但各方人物在“骗中骗”的设计里接连登场,呈现带有戏剧化的色彩却没有魔改的迹象。

  由于电影的时长有限,无法完全展现原著中错综复杂的关系,能看出导演做出了一番割舍,将观影的“爽”感放在了首位。在保留原著主体框架的基础上,将原著中许愿寻找真佛头之谜的单一视角,改为许愿和药不然竞争的双线视角,动作冒险元素量大份足。

  电影改编将重点放在不断反转的解谜上,不过鉴宝寻宝的题材,依旧离不开硬核的文物鉴赏,电影对于文物鉴赏的描写比较少,开篇有一场许愿使出的悬丝诊脉、隔空鉴金的鉴宝绝技,以及一场刺激的鉴宝比赛。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鉴宝battle通过电影特效和紧密的台词对垒,浓缩出一场精彩的文物鉴赏科普。琳琅满目、真假难辨的古董物件悉数登场,许愿和药不然你鉴瓷瓶我鉴字画,官窑还是民窑,哪个朝代出土,烧制手法如何……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像是大型科普现场。在两人对答如流的间隙中,电影独有的视听语言更给人震撼的惊喜,青瓷纹样化身双龙交相遨游,在山水画的松林山间穿梭,专业鉴宝的台词配合特效生动活泼,作者马伯庸也称赞道:“几次鉴宝的特效演绎很是惊艳,我实在没想到还能有这么写意的表现手法,那是属于电影特有的优势。”

  “人”“物”交织显魅力

  电影《古董局中局》无论是从故事题材、影像呈现、演员阵容,还是从更深入的人文层面来看,两个小时的鉴宝、寻宝体验都堪称过瘾。鉴宝这一题材,对于国产剧来说不算新鲜,此前的影视剧集《五月槐花香》《琉璃厂传奇》《大众古董店》等,主要讲的是古董文玩、历史知识、悬疑谜案。马伯庸所著的《古董局中局》系列,近年来也出现不少影视化的改编作品。

  2018年播出的剧集《古董局中局》以鉴宝+悬疑的组合,打破了传统古董文玩类影视剧的套路。2021年播出的剧集《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走起了年轻化路线,对男主许一城的人物形象进行了“重写”,以京味Rap拉开故事大幕,转场的部分还穿插了大量热血漫画的元素,让严肃悬疑的鉴宝剧有了一股清爽的少年气息。还有互动剧《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游戏和剧集融合,观众可以沉浸感受不同的“人生体验”,缩短了鉴宝和观众之间的距离。

  有悬疑、潮味等元素和技术的加持,严肃的鉴宝题材更加好看了,鉴宝IP随着科技发展和时代新需求,逐渐实现多元进击。此次电影《古董局中局》就是用文戏武拍的形式,让观众体验了一把鉴宝寻宝,各大鉴宝剧集则以娓娓道来的细腻表现,让观众沉浸在鉴宝寻宝的细节美感中。

  此前的鉴宝剧除了鉴宝,对人性和感情的描写也是重点,有时代背景下的“乱世情缘”,展现家族兴衰和人生经历,也有将个人情感上升到家国情怀的宏大层面。根据马伯庸小说改编的《古董局中局》剧集系列,也有个亘古不变的主题:“鉴古鉴人心”,古董成为串联故事的手段,讲述从上一辈的恩恩怨怨到这一代的解密复仇,在鉴宝题材中,好玩且猎奇的是鉴宝,而有“人”和“物”的交织则更显魅力。

  此次电影《古董局中局》的重点也在于对“人”的精彩刻画,电影开篇,许愿便以一身酒气、邋里邋遢的形象出现,药不然则是海归学子形象,西装笔挺,相貌堂堂,形象与许愿形成反差。电影的改编也丰富了角色付贵,他与许愿的斗智斗勇、耍贫斗嘴,承担了整部影片中的笑点和泪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演员阿如那扮演的郑虎之子郑国渠,因为“恶气”十足的人物形象,也是电影里的一抹亮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