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英国宠物文化

  国民生性太沉闷了?步入老年社会太孤单了?  探秘英国宠物文化  *2021年,有1700万(占59%)英国家庭拥有宠物。其中作为头两号宠物的狗和猫多达24

  国民生性太沉闷了?步入老年社会太孤单了?

  探秘英国宠物文化

  *2021年,有1700万(占59%)英国家庭拥有宠物。其中作为头两号宠物的狗和猫多达2400万只

  *疫情以来,320万英国家庭承认他们拥有了新宠物,其中38%的家庭认为如同拥有新生儿

  *虽然英国在动物保护方面走在前列,但也犯过错误,二战期间伦敦就曾发生大规模宠物大屠杀

  *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提出动物福利概念的国家,更“盛产”动物慈善组织,致力于动物生存权利和福利保护

  “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吗?”如果这句话来自于你的狗,别惊讶,这就是今年11月英国推出的DogPhone(狗电话)软球,据说狗在经过短暂的训练之后,能够用球给他们的主人打电话。也是在11月,专门给狗看的短视频频道Dog TV也在英国正式面世。而一只狗观众的主人向媒体投稿说,狗对电视里的蜘蛛网更感兴趣。

  说起英国人与宠物,第一时间,头脑里出现的是什么?女王和她的爱犬柯基?唐宁街10号的拉里猫?著名的小说《战马》?140年来每年为期4天的国际宠物狗大赛?240年历史的赛马会?又或者,跟英国有关的那些著名的宠物种类,英国短毛猫、斗牛犬、曼岛无耳猫、可卡犬、大丹狗等,不一而足。

  疫情使得英国宠物爱好者的队伍空前壮大

  英国人也许是世界上最喜欢宠物的民族之一,宠物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能反映出英国的阶层差异。私立学校门外,接送上下学的家长们很多都开四轮驱动的大车,送完娃儿,打开后备箱牵出大狗,开始晨练;私立学校门里,有一群学生被称为有马一族,他们在乡下的大宅里养有不同年龄的马,家在伦敦的孩子们周末开车去乡下与马共度周末,平时马则寄养在马场。私立学校的家长大部分是中产和中上产阶层,而能够以马为宠物,无疑属于中上产阶层。

  有个12岁女孩的犹太成人礼得到的是两对墨西哥蝾螈,而她的父母从付定金到女孩得到这些粉红色鱼缸小怪物花费了将近3个月,因为得从国外进口。去年北伦敦跑掉一只豹猫,据说价值数千英镑,警方还出动了直升机寻找,因为豹猫有伤人的危险,而豹猫的主人也是当地私立学校的家长。

  数字也能表明英国人与宠物的紧密关系。来自于宠物食品制造协会(PFMA)的数据:2021年,有1700万(占59%)英国家庭拥有宠物。其中狗和猫作为最为人熟知的头两号宠物,多达2400万只;超过三成的家庭养猫或者狗,或者猫和狗都养。

  除了猫和狗,英国人养得最多的宠物是鱼——在500万家庭的鱼缸里和400万池塘里的宠物鱼共有6800万条。而从2020年开始的疫情使得英国宠物爱好者的队伍空前壮大,有320万家庭承认他们拥有了一只新宠物,其中38%的家庭认为这就像有了一个新生儿。

  确实,纵观50年来的变化,英国的宠物狗增长了76%,宠物猫增长了63%,而人口增长仅为19%。

  英国“盛产”各种动物慈善机构

  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提出动物福利概念的国家,早在1827年就为宠物设立了慈善机构,一方面收留病残弱和流浪宠物,另一方面则让有意照顾它们的家庭和个人收养这些宠物。大名鼎鼎的首相府猫“拉里”就是伦敦动物慈善机构“巴特西猫狗之家”收留的流浪猫——著名的“巴特西猫狗之家”成立于1860年,至今仍是英国最大的宠物收容所。要从“巴特西猫狗之家”收养宠物,不仅需要填写严谨冗长的表格,而且有数次家访,然后才能获得免费的宠物,不少家庭不胜其烦,因此转向私人繁殖者购买爱宠。

  除了“巴特西猫狗之家”,英国还“盛产”各种各样的动物和宠物慈善机构(比如光是救援狗的慈善机构就多达1000家),大致类别为:1.保护动物,比如国家动物福利信托基金;2.医疗援助,比如兽医协会或者街头兽医组织(对流浪动物的病痛进行救治);3.宠物服务联盟,比如提供遛狗服务或者收养假期的宠物。

  珍妮在卡迪夫大学商学院退休以后,不仅每周到离家20分钟的一家宠物保护机构做一天义工,还从那里收留的流浪狗里领养了两条狗——一条失去了一只眼睛,另一条则有先天性心脏病。不仅如此,她还总是在跟好友喝咖啡的时候聊起自己的义工工作,并先后发动一些朋友收养了一些动物保护机构的狗和猫。

  英国最大的动物慈善机构“英国关怀病畜中心”(PDSA)每年能照顾13万只动物,包括4万只狗、5万只猫、400匹马、7000只小型宠物(如老鼠、兔子、豚鼠、鸟类、鱼和雪貂等。而大型的慈善机构除了做动物保护的具体工作,更会进行相关的研究,为促进动物福利提供科学数据。

  比如英国关怀病畜中心(PDSA)的调查指出,宠物种类与居住地有关。在PDSA调查的26万多只宠物狗中,英格兰北部几乎有四分之三的生病宠物是狗,英格兰南部生病的狗只占57%,所以英格兰北部的人更喜欢养宠物狗。与之相反的是猫的数量——北英格兰只有四分之一的生病宠物是猫,但英格兰南部则有三分之一生过病的宠物是猫。养猫或养狗差别最明显的是在北爱尔兰,那里有80%的宠物是狗,只有18%的宠物是猫。

  PDSA表示,“大多数宠物主不是比较喜欢狗,就是比较喜欢猫,只有少数宠物主又喜欢猫又喜欢狗。”“个人生活的步调和居住环境会影响人们选择的宠物种类。”“在乡下地区,养狗的人比较多,因为乡下地方开阔比较适合遛狗。”“同样的,在城镇地区养猫的人比较多,因为猫个性比较独立,适合城市生活。”

  英国的动物慈善组织还赞助有关宠物的研究,并发现:不管是对儿童,还是老人,宠物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童书有很多与宠物有关的主题,从著名的《小熊维尼》到《帕丁顿熊》,儿童与宠物间建立联系有助于培养善意、实践承诺、获得情感依恋。“救助动物学会”给学校提供爱护宠物的课程,并根据2006年实施的“动物福利法案”给宠物主提供照顾宠物指南,以满足宠物的5项需求:健康、饮食、行为、环境和陪伴。有趣的是,最后一项宠物的陪伴并不是指宠物对人类的陪伴,而是指对宠物与其他动物群居或者独居的自然生态的满足。

  在PDSA的网站上,仅对猫的指南就有108篇主题,从猫的圣诞节到如何绝育,从猫的减肥到照顾失明的猫,从不让猫吃巧克力到防止冬季寒冷,从护猫精油到猫的防晒,可谓应有尽有,而所有文章全都出自兽医的专业建议。

  在人类逐渐进入老年社会后,宠物对老人和家庭而言,更有陪伴的意味。比如新成立的SCAS致力于宣传老年公寓的宠物陪伴计划,是基于2010年通过的 “老年公寓和宠物寄养计划”草案,目前SCAS在敦促房产商实施此计划。

  动物的生存权利,也一直是慈善机构和信托组织的工作目标,在它们的影响下,英国电影协会1980年就对影视作品中动物之死做出分级制,后来电影制作中不能随意杀死动物,而是以高科技手段来处理镜头。

  宠物如何“飞入寻常百姓家”?

  就传统而言,猎犬和战马,曾经是英国贵族男性的标配。战时不用说,就算在平时的休闲中,英国特有的猎狐消遣也比比皆是猎犬和骏马的身影。著名的维多利亚女王养过88只狗,现任英国女王一生养过30只柯基犬——11月2日为表示身体健康而亮相时,照片背景里就有她的爱犬。2019年英国还推出一部动画片《女王的柯基》,而据《王室宠物》的作者Brian Hoey称:除了信任家人,王室成员最信任宠物。而英国王室成员不养猫,也是约定俗成的。至于马,女王的独生女安妮公主不仅是奥运马术选手,还曾任两届国际马术协会主席。

  在英国历史上,特别是战争史上,马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那句著名的“一匹马,一匹马,我的王国换一匹马!”就是即将战败的理查三世在1485年喊出来的。而一战中英法协约国损失了多达50万匹战马,这使得战后英国民众更倾向于视马为伙伴,乃至视马为英雄,因为其牺牲自我而救民众于德军铁蹄之下。也因此,2013年,英国发现欧洲进口的冷冻汉堡肉中掺有马肉的成分,这一新闻在民众间引起了轩然大波,导致数家超市下架该汉堡,并一度造成英国与欧洲法、德、罗、捷等国关系紧张。在英国,马肉、狗肉素来是食品禁忌,也是出于英国人更愿意用宠物和伙伴的关系去考虑与马和狗的关系,而不是把这两种动物视为食物。

  随着都市化的进程,伦敦这样繁忙拥挤的地方,养马或者养狗也在成为某种特权。因此,猫逐渐成为英国人的宠物选择。一只名叫“拉里”的猫,养在英国首相府唐宁街10号长达10余年,曾被称作“首席捕鼠官”,并有着“流水的首相铁打的捕鼠大臣”之称。猫与政府部门共居的历史起源于亨利8世;而在现代英国,从1924年起,13只猫陪伴了英国当代32任首相的任期。威尔士甚至有原始法律规定:一只猫必须与九座建筑物、一犁、一窑、一搅拌器、一头公牛、一只公鸡和一个牧民一起构成一个合法的小村庄。这里面没有提到狗和马,由此可见猫作为宠物在英国不一般的地位。

  2018年,BBC发布一项调查宣称,猫已经俘获了英国男人的心。英国男子中现在有17%(约550万人)都养猫,比2016年养猫男人的数量增加了13%。英国宠物食品制造协会(PFMA)则调查采访了8000个家庭,确认2017年英国多出了100万个养猫男。特别是,喜剧演员罗素·布兰德和歌手红发艾德等一些男性大明星养猫,可能引领了男子养猫热潮。

  纵观历史,史学家归功于维多利亚时期对家庭生活的重视,使得猫狗等宠物得以“飞入寻常百姓家”,从王公贵族的爱宠成为普通民众的家庭一员。

  在英国工业革命期间,如果一只黑猫登上了一艘船,则被视为好运的预兆。民间同样建议女士送给航海的丈夫一只黑猫以求好运,后来黑猫在英国被认为是好运的象征,而在美国和欧洲大陆则被认为是不吉利的象征。另一方面,白猫在英国被认为是不吉利的,因为它们的白色外套类似于幽灵的外套。

  超过75万只伦敦宠物在二战期间被屠杀

  二战期间,英国其实经历过一场宠物大屠杀。1939 年,英国政府成立了国家防空保护动物委员会(NARPAC),以决定在战争爆发前如何处理宠物。委员会担心当政府需要配给食物时,主人会决定将配给与宠物分开,或者让动物挨饿,这些都是不人道且残酷的。为了应对这种恐惧,NARPAC出版了一本名为“给动物主人的建议”的小册子,建议将宠物从大城市转移到农村,其结论是“如果你不能把它们交给邻居照顾,销毁它们确实是最好的。”NARPAC可以在空袭期间四处走动,帮助民众饲养牲畜和宠物;民众也可以申请身份识别项圈,给动物戴上,以便在与主人分离后、战争结束时可以团圆。如果它们的主人不能照顾或已经抛弃了它们,委员会成员也可以带走并照顾它们。

  战争爆发后,许多宠物主人涌向宠物诊所和动物之家要求杀死他们的宠物。PDSA和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等许多兽医组织都反对这些严厉措施,但最初几天,他们的医院仍然挤满了宠物主人。1910年创立了“英国关怀病畜中心”的玛丽亚·迪金说:“被要求执行这项不幸职责的技术人员永远不会忘记那些日子的悲剧。”

  1940年9月,伦敦被轰炸后,更多的宠物主人要求对他们的宠物实行安乐死。“人们担心轰炸和食物短缺的威胁,并认为在战时拥有宠物这一‘奢侈品’是不合适的。”历史学家希尔达·基恩说,“这是战争,当消息传来时,这是人们必须做的一件事——疏散孩子们,拉上遮光窗帘,杀死猫。”

  一战二战中幸存下来的动物慈善机构“巴特西猫狗之家”逆势而上,在战争期间设法喂养和照顾了14.5万只狗,并提供了一块后来埋葬了50万只宠物的墓地,

  据估计,在整个事件中,超过75万只宠物被杀死。许多宠物主人在克服了对轰炸和缺乏食物的恐惧后,后悔杀死了他们的宠物,并指责政府。

  不幸中的万幸,这场对宠物的大屠杀被记录了下来,并有相关书籍出版,也因此能够让后人正视历史上人类曾经的残酷。

  宠物和人类相互陪伴和滋养

  妮可在三年前养了一条黑色的拉布拉多狗“黑美人”,之后,她发现,每天的遛狗让她认识了更多的邻里。她还可以带着“黑美人”去超市、咖啡馆、酒吧,虽然多数时间都是把狗留在超市的门口,但咖啡馆和酒吧则可以带狗入内。

  其实在决定养狗之前,妮可做了很多研究,还去访问了附近的兽医诊所,询问有关的养育知识。她发现,兽医诊所能够随时提供有效的咨询服务,而她也可以在网上随时约到替她遛狗的公司或者个人,她觉得给狗提供一种相对健康的生活不是问题,才下了决心。这三年来,虽然独居,她仍然能够带着“黑美人”一起度假,只要订“宠物友好”的酒店就行,有的酒店甚至提供按小时看护宠物的服务,这样在她去博物馆或者去滑雪时,她的“黑美人”仍然有人陪伴。

  也许是像妮可这样以宠物健康为主导的收养者在英国越来越多,相应的服务也因此越来越完善。比如在“狗友好”网站,全英国有5万多商家允许主人带狗进入商店,这里面包括像苹果这样的高科技店,也包括像约翰·刘易斯这样的大型百货店。

  马克16岁的时候就在数家当地的遛狗服务网站上注册了,愿意以每小时10英镑的收费帮别人遛狗。他不是缺这些零用钱,而是他一直想养一只狗,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如愿,所以他想到干脆帮助狗主人遛狗,一举两得。杰斯和唐也没有自己的狗,但他们注册申请可以在假期的时候收留狗,也是想获得偶尔养狗的乐趣。因此在撰写简介时,夫妻俩还有点战战兢兢,因为特别担心自己没有养过宠物的经历会影响狗主人不愿把狗寄养给他们。

  可以说,在英国,虽然仍有宠物陪伴人类的现象存在,但科学家已经开始呼吁,人们要更多考虑宠物的心理健康,而不仅仅是主人的。因此,像茶杯犬等小型犬以及人工交配的“奇异”宠物在英国并不流行,因为会有很多潜在的疾病给这些小生命带来不必要的痛苦,所以英国人不会因为“可爱”或者“珍奇”就贸然收养。

  照顾动物,进而得到身心的反哺,这也是人类和动物共存的奇迹吧。也许,是宠物拯救了沉闷的英国人。

  随手拿起关于如何成为英国人的书,翻到宠物有关的部分都会会心一笑:不用跟一起散步的朋友聊天,但要一直跟散步的狗说话。英国人会抱怨自己的宠物:“他真是太淘气了,咬坏了我所有的袜子。”但其实这个主人真正想表达的是:我的狗宝贝是多么充满活力啊!也难怪,80年前,在英国小住过的老舍曾在其作品《英国人与猫狗》中写道:“英国人的爱动物,真可以说是普遍的。英国人平常总是拉着长脸,像顶着一脑门子官司,假若你打算看看他们也有个善心,也和蔼可爱,请你注意当他们立在一匹马或拉着条狗的时候。”

  李爽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