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重大危化品事故风险说“不”

  向重大危化品事故风险说“不”督导核查工作组正在检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赵丽梅/摄“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用这句话来形容有重大危险源的危化品企业的安全生产

  向重大危化品事故风险说“不”

  督导核查工作组正在检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赵丽梅/摄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用这句话来形容有重大危险源的危化品企业的安全生产并不为过,这些企业常常与易燃、易爆、有毒、有害物质为伴,对它们来说,生产过程中的任何一个微小的失误,都有可能酿成大错。

  日前,应急管理部启动了危化品重大危险源企业2021年第二次部级督导核查工作,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跟随专项督导核查工作组深入北京的危化品重大危险源企业进行采访。

  本次督导核查采用省际交叉互查的形式开展,工作组要求,交叉检查不能“手下留情”,对违法违规问题要一盯到底,并严格执法,真正给企业的安全生产上“保险”。

  风险起于微末:一块板子可能引发爆燃

  地处北京东北部的北京市石油化工产品开发供应有限公司、位于北京西南部的燕山石化均是重大危险源企业。

  日前,工作组兵分两路,分别前往房山区和顺义区。在检查中,工作组成员表示,燕山石化在安全生产方面的投入很“硬核”,企业的安全生产和应急处置等各方面都较为规范。然而,仍然存在个别较小的问题。

  在其储运厂的轻油罐区,其中一处油罐的停用管线的盲板使用不规范,现有盲板较薄,如果气体的压力较大,可能无法实现有效隔离。专家建议,企业应使用标准盲法兰。

  盲法兰是指用在两个法兰连接处封堵管道设备等的一块实心板,其大小在整个危化品生产系统中甚至可以称为“微不足道”,但风险往往起于这些微末之处。

  今年5月,上海一家危化品公司发生爆燃事故。经调查,事故的直接原因为:在停车检修期间,工作人员完成管线氮气吹扫置换后,在未关闭裂解炉进料管线一个盲板上、下游阀门的情况下,即开展抽盲板作业。作业人员打开了进料界区阀门,造成危化品自盲板未封闭的法兰处高速泄漏,气化后发生爆燃,造成1人死亡,多人重伤。

  在另一边,工作组在北京市石油化工产品开发供应有限公司也发现了事故隐患。该企业重大危险源安全包保的主要负责人、技术负责人和操作负责人履职记录比较简单,如仅记录“组织安全检查或检查卸油作业”等,未见记录检查发现的问题。

  “如果今天发现装置泄漏,你到现场如何处置”

  从过往的事故发现,在危化品企业,事故隐患与火灾隐患常常相伴相生,防火与防爆常常是一体的。于是,督导核查采取消防救援机构与应急管理部门协作开展。

  在现场,工作组消防专家对燕山石化的工作人员进行了突击抽考:“如果今天发现装置泄漏,你到现场如何处置?”

  “戴上空气呼吸器、带上气体检测仪、担架等工具,和同事立即前往确认泄漏点,现场对泄漏点进行隔离,立即上报相关负责人,切断相关作业,等控制住了,再清点人数。”燕山石化的安全员熟练地回答。

  专家表示,遇到突发情况,第一时间查清泄漏气体的名称、位置以及泄漏量十分重要,特别是泄漏气体是否会引起燃爆这一问题尤为关键。

  在北京市石油化工产品开发供应有限公司,工作组发现,有两具空气呼吸器压力不足。一旦出现突发情况,空气呼吸器作为必备的工具,不能出现丝毫差池。

  工作组专家向记者解释,按照常规来说,一个呼吸器的使用时间为45分钟,消防员进入火场作业的时间大概为30分钟,如果压力过低,空气呼吸器实际可使用时间可能仅为10分钟。这意味着“刚进到火场又要出来”。如果不能及时撤离,等待救援人员的可能是窒息或中毒等。

  参加本次检查的专家指出,不少危化品企业的员工佩戴好空气呼吸器往往需要7-8分钟,而一旦遭遇突发情况,多耽误1分钟,风险可能会成倍增长,平时一定要加强常态化练习。

  立行立改!最短时间内形成整改闭环

  查出问题隐患只是第一步,关键在于整改需要出实效,向重大危化品事故风险说“不”。

  据悉,今年以来,应急管理部先后于5月、9月两次部署开展覆盖7000余家危化品企业、2.3万余个重大危险源的专项检查,发现了诸多问题隐患。

  工作组表示,企业在做好整改工作的同时,还要做好整改台账,及时更新已整改完的问题。

  燕山石化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工作组提出的所有问题“照单全收”,同时立行立改。

  “不能立行立改的报到我这儿来,由我一一审核,我要看每一条到底什么原因不能立行立改,如果确实不能立行立改的,我们必须要制定周密的风险管控措施。”该负责人提出,第一,企业所有隐患整改都有资金保障;第二,没有立行立改更多是态度的问题,将马上进行梳理。

  北京市石油化工产品开发供应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也对工作组提出的问题表示“照单全收”,将立即着手深化整改工作,确保最短时间内形成整改闭环;同时,进行举一反三,深入查看是否还存在其他隐患,进一步提升企业安全生产能力。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赵丽梅 来源:中国青年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