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理财产品试点扩容 产品“真”养老

■本报记者 聂国春在首批养老理财试点产品发行2个月后,养老理财试点迎来扩容,贝莱德建信理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贝莱德建信)获得养老理财产品试点资格。至此,已

  ■本报记者 聂国春

  在首批养老理财试点产品发行2个月后,养老理财试点迎来扩容,贝莱德建信理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贝莱德建信)获得养老理财产品试点资格。

  至此,已经有包括工银理财、建信理财、招银理财、光大理财和贝莱德建信在内的5家理财公司获批开展养老理财产品试点。

  贝莱德建信获批试点

  2月11日,银保监会对外发布通知,明确贝莱德建信参与养老理财产品试点,试点城市为广州和成都,试点期限为一年,募集资金总规模先期限制在100亿元人民币以内,实施过程中经过评估可再进行调整。

  据了解,贝莱德建信是由贝莱德金融管理公司、建信理财和富登管理私人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的合资理财公司,2021年5月正式获准开业。因此,贝莱德建信也是首家获批进行养老理财产品试点的合资理财公司。

  目前,银保监会已批复筹建4家合资理财公司,其中,汇华理财、贝莱德建信理财和施罗德交银理财已获批开业。那为何选择贝莱德建信试点呢?对此,银保监会在通知中表示:“贝莱德集团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养老金专业管理机构,具有长期养老金管理实践,可提供国际良好经验。”

  通知要求,贝莱德建信充分发挥理财业务成熟稳健的资产配置优势,创设符合长期养老需求和生命周期特点的养老理财产品,推动养老理财业务规范发展,积极拓宽居民财产性收入渠道。同时,稳妥有序开展试点,规范设计和发行养老理财产品,做好产品设计、风险管理、销售管理、信息披露和投资者保护等工作,确保审慎合规展业,守住风险底线。此外,要健全养老理财产品风险管理机制,引导形成长期稳定资金,探索跨周期投资模式,积极投向符合国家战略和产业政策的领域,更好支持经济社会长期投融资需求。

  根据试点要求,贝莱德建信应当在养老理财产品试点方案报银保监会认可后,按照公募理财产品信息登记要求,于销售前10个工作日,在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全国银行业理财信息登记系统”进行产品登记。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表示,贝莱德建信获批参与养老理财产品试点,彰显了我国稳步推进金融开放、加快融入全球金融市场的决心和信心,增加试点类型和地区,也将为消费者提供更多元的养老理财产品。

  首批试点产品受青睐

  2021年12月6日,工银理财、建信理财、招银理财和光大理财4家试点机构首批养老理财产品正式推出,并采取“线上+线下”多渠道销售。

  记者在中国理财网看到,截至2022年2月11日,上述试点机构发行的养老理财产品共有8支。其中,光大理财发行3支,分别为颐享阳光养老理财产品橙2028、颐享阳光养老理财产品橙2027第1期、颐享阳光养老理财产品橙2026第1期;建信理财也发行3支,分别为安享固收类封闭式养老理财产品2022年第1期、安享固收类按月定开式(最低持有5年)养老理财产品、安享固收类封闭式养老理财产品2021年第1期。此外,招银理财和工银理财各发行1支。

  从投资期限来看,养老理财产品投资期限均较长,一般在3年到5年之间。从普惠性方面看,首批养老理财产品起购金额低至1元,总费率收取远远低于其他理财产品。从稳健性方面看,养老理财产品设计以安全策略为主,产品主要投向为固定收益类资产,并引入了目标日期策略、平滑基金、风险准备金、减值准备等方式,进一步增强产品风险抵御能力。收益方面,大部分养老理财产品的业绩比较基准较高,一般在5.8%到7%之间,最低为4.8%,最高可达8%。

  较高的业绩比较基准给试点产品带来了巨大的吸引力。尽管养老理财产品销售对象为持试点地区当地身份证的符合条件的个人投资者,且单一个人投资者购买的全部养老理财产品合计金额不超过300万元人民币,但养老理财产品引来投资者踊跃认购,其中招银理财募集规模达到80亿元。记者注意到,不到2个月,光大理财和建信理财就各有3支养老理财试点产品完成募集。

  这也是试点扩容的原因之一。银保监会称,“4家机构的养老理财产品顺利发售,投资者认购踊跃。为进一步丰富养老理财产品供给,在前期试点工作的基础上,银保监会决定由贝莱德建信参与养老理财产品试点。”

  扩容或将持续进行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到来,为人民群众提供丰富的养老金融产品市场前景广阔,于是大量打着养老旗号的理财产品涌现。然而,这些所谓的养老类理财产品中,3年期以下产品占据绝对份额。

  2021年9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养老理财产品试点的通知》,结合国家养老金融领域改革试点区域,允许工银理财在武汉和成都、建信理财和招银理财在深圳、光大理财在青岛开展养老理财产品试点。

  “四地四机构”养老理财产品试点为消费者带来了“真”养老属性的产品。“但相比起市场上的理财产品,目前的试点养老理财产品还非常少,面向的人群也十分有限。”普益标准研究员陈祉屹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后续要不断丰富试点机构主体和类型,增加试点地区和产品类型。例如,在后续养老理财产品的设计上,可以在养老系列产品下设置多重到期日。只有进一步丰富养老理财产品供给,才能满足更多消费者的养老金融需求。

  监管部门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银保监会表示,银保监会相关部门及试点地区银保监局应当做好总结评估,研究复制推广优秀试点经验,为推动养老理财常态化运营、规范发展养老金融业务创造有益条件。下一步,银保监会将在总结评估基础上,稳步推广养老金融试点,为人民群众提供更高质量、更加便捷的养老金融产品和服务。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