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通胀预期升温 国内物价料保持平稳

最新数据显示,美欧等主要经济体通胀指标超预期上涨,引发投资者对我国面临输入型通胀压力加大和欧美超预期紧缩政策外溢影响扩大的担忧。专家认为,全球通胀升温对我国物

  最新数据显示,美欧等主要经济体通胀指标超预期上涨,引发投资者对我国面临输入型通胀压力加大和欧美超预期紧缩政策外溢影响扩大的担忧。专家认为,全球通胀升温对我国物价影响总体有限,全年CPI涨幅料保持温和态势,PPI涨幅将逐步回落,我国经济复苏确定性更强,应对外围风险的政策空间充足。

  通胀预期升温但将逐步回落

  数据显示,2021年欧美及部分新兴经济体CPI同比涨幅较大,创近数十年新高。专家认为,本轮全球通胀并非由单一因素引发,而是需求拉动、供给短缺、流动性宽松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需求端看,欧美政策刺激力度大,终端需求恢复较快。排除价格因素,2021年以来美国商品进口体量显著高于疫情前水平。由于供给修复速度明显慢于需求恢复速度,供需矛盾加剧,推高终端消费品价格。

  从供给端看,新冠肺炎疫情对主要商品供应国造成较大影响,全球商品供应能力受到制约,全球供应链恢复不协调、不完整,船舶等运输设备供应短缺问题短期内难以得到解决。此外,能源转型加剧供给短缺,能源品价格高企。

  从流动性看,为应对疫情,主要经济体央行实施了力度空前的宽松政策。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扩表规模超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水平,宽松流动性环境为通胀升温提供了条件。

  展望下阶段,一些研究人士认为,全球高通胀可能维持一段时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月最新预测,发达经济体通胀率将由2021年的3.1%升至2022年的3.9%;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通胀率将由2021年的5.7%升至2022年的5.9%。

  “尽管全球高通胀会有所延续,但年内有望回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称,一方面,疫情影响逐渐减弱,全球供应链逐步恢复,供需矛盾有望缓和。主要大宗商品价格经历了去年超级上涨后,今年上涨动力减弱,大概率会企稳回落。另一方面,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预期提前,美联储将退出量化宽松并开启加息进程,适时启动缩表,有望对通胀形成一定制约。此外,去年主要通胀指标经历较快上涨,高基数效应有望促使年内通胀指标回落。

  影响整体有限 物价将保持稳定

  全球高通胀预期升温,对我国物价影响几何?

  从输入型通胀看,“今年一系列稳增长措施陆续出台,政策效果有望持续发挥,预计输入型通胀影响整体可控。”温彬说,去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导致原材料成本增加,给我国部分企业带来一定冲击,国家立即出台保供稳价举措,为企业纾困起到积极作用。

  “2022年我国物价保持平稳运行具有坚实基础,预计CPI延续温和上涨态势,PPI涨幅可能逐步回落,上下游价格走势更趋协调。”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所研究员刘志成表示。

  从外围紧缩政策外溢效应看,中信证券联席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认为,美联储缩表或推动美国长期利率上行,对美股存在短期冲击。但此轮缩表对我国跨境资本流动、货币政策以及债券利率影响有限。后疫情时代,美联储政策紧缩,全球各经济体复苏进程错位,我国出口将在上半年保持景气,同时2022年我国在稳增长目标下财政支出加大将进一步增加经济发展的稳定性。因此,虽然中美货币政策错位会导致中美利差逐步收窄,但我国经济增长的良好前景将继续吸引海外资金,美联储货币政策紧缩对我国债券利率上行压力以及对于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影响有限。在国内宽松的流动性背景下,预计利率将继续震荡下行。

  坚持底线思维 强化保供稳价

  尽管全球高通胀对我国影响有限,但我国仍需对输入型通胀压力和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外溢风险保持警惕。

  一方面,在全球高通胀环境下,我国初级产品保供稳价任务更为艰巨。如果初级产品的国际价格大涨,将会对国内中下游企业构成严峻挑战。另一方面,受结构性因素和周期性因素共同影响,预计我国PPI所代表的上游物价上涨和CPI所代表的下游物价稳定的情况还会延续一段时间,上游价格上涨将挤压中下游企业利润空间并加大其生存压力。

  专家建议,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充分发挥汇率在国际收支平衡中的自动稳定器功能,降低全球物价上涨对国内市场影响;更好利用国内国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加快构建大宗商品现代国际流通体系,畅通生产、加工、仓储、流通等环节,形成全产业链闭环;创新金融衍生产品,发挥期货、期权等价格发现、套期保值功能,稳定企业初级产品采购成本。

  为应对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外溢风险,温彬建议,要在美联储货币政策实质性收缩前的窗口期,坚持宏观政策稳字当头、以我为主,加大力度提振内需,增强市场主体信心,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乘风破浪,万里行船。我国经济持续恢复发展,工农业产品和服务供给充裕,粮油肉蛋奶果蔬等重要民生商品供应充足,煤炭、油气等基础能源保障有力,有效应对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能力显著增强。这些都将为适应外部环境变化提供强大支撑。当然,面对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也要坚持底线思维,加强风险监测,做好应对预案。(倪铭娅)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