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产业” 孕婴用品店越战越勇?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表面上看,金猪年惹火了孕婴经济,逐年攀升的出生率和人们日渐增长的消费力,给孕婴经济扣上了“旭日产业”、“朝阳行业”的美名。

  但是,我市孕婴市场在发展过程中,是否存在问题和隐患呢?它的前景又如何?

  投资不止,该进该退?

  今年8月,“优宝爱婴”孕婴用品店正式开张。这个面积仅有20余平方米的小店运营两个多月后,开业时投入的8万元货款很快捉襟见肘。负责人冯先生告诉记者,开业以来所有的盈利都用于二次投资了,另外还跟朋友借了一些钱用来周转,现在的累计投入已经超过12万元。 
  

(本图片由“开母婴用品店”转载自新疆石油报)

  “金摇篮”的负责人董女士也表示,孕婴用品的品种、品牌之多,是很多人难以想像的,想把货进齐几乎不可能。但为了争取更多的顾客,也只能尽可能地增加商品种类,这无疑对商家的成本和人力资源是一大考验。

  单品达到上千个种类在孕婴用品店不足为奇。“喜贝儿”母婴用品店的一名导购说,她曾作过男装、女装的销售,那时几乎半天就能熟悉所有商品的价格,而来到孕婴店工作了近一周,她仍不能熟练应对顾客对产品功能价格的询问。

  对于不断加大投资的问题,有人感到困惑,有人感到无奈,但这正是这个行业所必须面对的现实。冯先生说:“尽管已经投入了十余万元,但仍觉得自己的店在货品品种上存在欠缺,然而面对孕婴产品品种之多、品牌之多,我知道货是不可能进齐的,现在只能综合考虑协调产品分类了。”

  对于这个问题,董女士的话反应了自己“骑虎难下”的心态,她说:“虽然生意在一步步变好,但让我重新选择,我一定不会再选这个行业,由于产品品种多,所以操的心、费的力也比作别的生意多很多。”

  市场饱和,是真是假?

  记者采访的近10位孕婴行业从业人员,无一例外地提到了我市这一行业“竞争激烈”的问题。 

  大家公认的“竞争激烈”,其实要从价格战说起。一位资深从业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我市孕婴用品店很多产品都是在“零利润”或是“负利润”销售。

  她举了个例子:某品牌的奶粉,每桶进价为139元,卖价140元,除去运费0.8元,利润仅为0.2元,若顾客要求送货,仅以业务员乘中巴车2元钱车费计算,这桶奶粉还要赔一元多。但她也坦言,这是商家在抢占客户。

  由于孕婴用品销售行业是在销售别人的产品,因此门槛较低,只要投入一定经济、人力成本即可入行,不受技术等因素的限制,因此,在我市的孕婴行业大打价格战的情况非常普遍。有时,商品要价因人而异并不规范,影响了商家信誉。记者在一家孕婴用品店看到,一位顾客询问一款玩具多少钱,商家说打完折300余元,不能再便宜了。顾客仅低声咕哝了一句“xx店才卖260块”,商家态度立即转变,表示可以按260元出售。

  “喜贝儿”的负责人武雪梅认为:“价格战的出现就是这个市场接近饱和的一种表象。”

  “价格战”不仅出现在孕婴用品销售行业,儿童摄影市场也同样出现了这一现象。“爱你•宝贝”负责人贾先生说:“虽然很多人看好儿童摄影这块市场,但克拉玛依人口有限,市场也趋于饱和了,现在同城商家相互压价正是一种体现。” 


  技术含量,若有若无?

  很多人认为在孕婴行业,孕婴用品店几乎不存在什么技术含量,拼技术的是儿童摄影和月嫂服务机构。

  但记者采访到的5家孕婴用品店负责人均认为,孕婴用品店也讲技术含量,这个“技术”就是拼服务。从人尽皆知的免费送货、免费理发、免费照相等,到别出心裁的制作各类卡片、提供各类喂养咨询等,其实都是商家赚人气、抢市场“技术革新”。

  月子护理市场虽然还没有这样激战的架势,但从业者们也都摆出了迎接市场考验的姿态。“爱之星”母婴护理公司负责人石先生说:“虽然现在月嫂市场需大于供,但是月嫂的素质和资质一直是我们工作的重点。”面对巨大的母婴护理市场,石先生说,公司最大的难处就是从业人员不足。即便如此,为了维护公司信誉,该公司每招10个人,最多留下2—3名合格的月嫂。今年一年,石先生在招聘的几十名员工中,就只留下了3人。

  儿童摄影行业对技术的要求更加高,有的与国内知名摄影机构联合、有的不断把员工派外学习,为的都是学习更好更先进的摄影技术,吸引顾客、占领市场。

  贾先生曾在背景考察期间,问过一名资深儿童摄影师这样一个问题:“怎样才能拍出这样经典的照片?”对方回答:“这要先问问,你有孩子吗?你的爱心是否到位?”

  其实,无论是孕婴用品店、月嫂公司,还是儿童影楼,真正评价孕婴行业技术含量的指标是——爱心。

  市场潜力,不减反增!

  尽管大多数从业者都说我市的孕婴市场趋于饱和、已经饱和,但他们的热情从未减弱。他们也都坦言,今年的生意比往年好,而且相信会越来越好,这说明这一市场仍然蕴藏者巨大的潜力。

  “爱之星”的石先生说:“2004年我从事母婴护理行业时,连很多年轻人都不能接受,但现在他们的父母都接受了这个市场。现在一个孩子出生往往不是父母两人的事了,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姑姑……一大家子的事,由于经济越来越宽裕,所以大家都不在乎为孩子多花点钱。但他们一不在乎,我要在乎了,因为我招不到足够的人来满足市场的需求了。”

  事实上,市场蕴藏巨大潜力的同时,竞争同样值得大家正视,因为激烈的竞争势必带来残酷的淘汰。“爱你•宝贝”的贾先生说:“1999年北京的儿童影楼就出现了大打价格战等激烈的竞争,当时,可以说京城遍地都是儿童摄影馆。我2004年再去时,北京只剩下20%的儿童摄影店生存了下来。这给我很大的启示,我们克拉玛依的儿童摄影事业就要做长久发展的事业,不要出现昙花一现的繁荣。”

  “喜贝儿”的武女士则认为,市场的竞争很可能导致我市孕婴行业出现细分化经营,比如出现各个品牌的专卖店,甚至可能出现在内地已初露端倪的孕婴用品超市。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